361分分彩票官网登录
第一時間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識與數據
下載鈦媒體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權力的游戲》背后的金錢數字

摘要: 你看到的是“凜冬將至”,HBO看到的是“經費在燃燒”。

鈦媒體注: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壹娛觀察(ID:yiyuguancha),文|杜威,編輯|陳默,鈦媒體經授權發布。

美國時間4月14日,北京時間4月15日,時隔近20個月,《權力的游戲》再次重磅登場。而從此前第八季預告片上線24小時,點擊量就突破8000萬,也可以看出全世界范圍內的劇迷們對它的關注和期盼程度。

如今第八季已經首播。這一季,即使是在大洋彼岸的中國劇迷也可以與美國劇迷同步觀看。截止目前,騰訊視頻《權力的游戲》第八季專輯的點擊量已經超過6377萬次。在豆瓣上,第八季《權力的游戲》已經吸引了超過兩萬人參與評價,第一集剛剛播出,評分就高達9.8,目前是該系列之最。而微博#《權力的游戲》第八季#話題度超過2.5億次閱讀,超過了12.8萬人次討論。

對于這次的劇集,被國內網友普遍關注的就是時長問題。據壹娛觀察的了解,HBO亞洲的片長為50分24秒,騰訊視頻片長為48分53。至于網絡流傳的65分鐘無刪減HBO美版,其實構成是:HBO新劇廣告、前情回顧、正片、下集預告、幕后故事、新劇廣告。其正片內容與HBO亞洲版一樣。

第八季掀起如此巨大的勢能也是可以預見的。據此前公開資料顯示,作為最終季,這一季的《權力的游戲》大有不同。首先是制作周期是該系列中最久的,其次全季僅為6集(前六季每一季是10集,第七季為7集),但單集時長有所增加,1、2集為60分鐘左右,3-6集為80分鐘左右,最后則是制作成本飆升,單集制作成本已經高達1500萬美元,也因此這一季的《權力的游戲》進入全球最昂貴劇集之一的行列。

從2011年《權力的游戲》首播,到如今成為備受全球劇迷關注的大熱劇集,八季作品,這中間除了一幕幕經典鏡頭讓劇迷們反復回味,一個個鮮明的人物令人感嘆之外,其背后還有著哪些值得人們玩味的故事?今天壹娛觀察將走進《權力的游戲》,挖掘深藏其中的那些“金錢數字”,看看小惡魔、龍媽、囧諾之外的《權力的游戲》。

你看到的是“凜冬將至”,HBO看到的是“經費在燃燒”

《權力的游戲》在2011年一經播出,就因其宏大的故事架構,演員傳神的表演,以及出人意料的劇情,而廣受關注。這么一部“史詩級”巨作制作經費當然也不一般。

《GQ》曾有報道稱,《權力的游戲》前五季單集制作成本在600萬美元到800萬美元之間浮動。以此推算,前五季的《權力的游戲》單季(前六季每一季為10集)總成本在6000萬美元到8000萬美元之間。

在前五季之中,制作成本最高的是第二季第9集《黑水大戰》。這一集中有大量的戰斗場景和頗具“傳奇色彩”的道具,其中就包括一艘14世紀戰艦的全尺寸復制品。

根據公開資料,這一集就花費了HBO800萬美元。更有報道稱,在當時成本必須控制在600萬美元的壓力下,制片人D.B. Weiss和David Benioff不得不多次“懇求”HBO多給他們支付200萬美元。
《權力的游戲》第二季第9集《黑水之戰》劇照

《權力的游戲》第二季第9集《黑水之戰》劇照,圖片來源: Variety雜志

而根據2016年4月出版的《娛樂周刊》獨家報道,《權力的游戲》從第六季、第七季開始,一集的制作成本已經上升至為1000萬美元左右。由此推算,第六季單季成本也激增至1億美元左右。只有7集的第七季成本保守估計也有7000萬美元左右。

在第六季中“最昂貴”的當屬第9集《雜種之戰》。這也是《權力的游戲》迄今為止場面最宏大的單集之一。據《娛樂周刊》報道,制作這個單集需要600名工作人員、500名臨時演員、160噸碎石、70匹馬、25名特技演員以及4個攝制組為期25天的緊張拍攝。


《權力的游戲》第六季第9集《雜種之戰》劇照

《權力的游戲》第六季第9集《雜種之戰》劇照,圖片來源: Variety雜志

《黑水之戰》和《雜種之戰》的投資也沒有打水漂,這兩集收獲了業界大量的掌聲。此前Variety雜志曾經評選的《權力的游戲》最佳劇集中,《雜種之戰》《黑水之戰》分列二、三位。其中《雜種之戰》當時還被其評選為北美劇集有史以來最復雜的戰斗場面之一。

作為最終季,《權力的游戲》第八季將給整個系列加上一個句號,因此這一季對于很多人來說都有其特殊意義。

“《權力的游戲》最后一季將不是劇集,而是六部一小時的電影,這部劇集將證明劇集可以和電影一樣令人印象深刻,這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HBO項目總裁凱西·阿洛伊斯就曾在采訪中表露出對第八季有著明顯不一樣的期許。

或許正是基于此,根據《 Variety》雜志報道,《權力的游戲》第八季每一集的成本都會讓HBO至少花費1500萬美元。而且這個數字不包括重新拍攝的價格和額外的特效。那么《權力的游戲》第八季(6集)的總投入保守估計至少將在9000萬美元以上。

《權力的游戲》音效設計師寶拉·費爾菲爾德在接受《名利場》采訪時也曾表示,《權力的游戲》第七季中的龍的戲份比其他任何一季加起來都要多,而且第八季的龍戲份會更多,這些特效將耗資巨大。還有那些亡靈大軍和僵尸巨人,以及那些不可思議的特技演員。


《權力的游戲》第七季劇照

《權力的游戲》第七季劇照

寶拉·費爾菲爾德說的這些極有可能將第八季的單集成本進一步提升。

除了這些讓人眼花繚亂、氣勢磅礴的視覺特效之外,《權力的游戲》主演們的薪酬也是一項不小的開支。在第八季中,“囧諾”基特·哈靈頓、“瑟后”琳娜·海蒂等人單集片酬將高達50萬美元。

《好萊塢報道》有報道顯示,在此之前,他們的最新一次加薪是在2014年。當時基特·哈靈頓、琳娜·海蒂、彼得·丁拉基、艾米莉亞·克拉克和尼古拉·科斯特-瓦爾道每集片酬都達到了30萬美元。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主要演員單集片酬統計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主要演員單集片酬統計

如此的特殊,使HBO以單集1500萬美元的成本制作《權力的游戲》第八季,也使得該劇成為近年單集投資最高的劇集之一。1500萬美元意味著什么?會帶來怎樣的劇集呈現效果?要知道,HBO的另一部熱門劇集《西部世界》每集的成本也只有1000萬美元。

HBO的“大手筆”似乎已是業界“公認”。《廣播與有線》編輯喬恩·拉法葉就曾公開表示,HBO是電視行業最賺錢的有線電視網絡媒體公司。但前提是,他們舍得花費很多錢與熱門制片人合作,在內容和制作上花了很多錢,制作更精良的作品,這就是為什么人們訂閱HBO。

八季的《權力的游戲》,HBO不斷提升其制作成本的上線,對于劇迷們來說,正是因為HBO的“敢花錢”、“會花錢”,才有了《權力的游戲》這樣一部史詩級的劇集。這樣的投入,肯定給HBO帶來的遠不只掌聲,畢竟有投入就要有相應回報。逐年飆升的劇集成本,也讓HBO收獲滿滿。

HBO構建起的“游戲權力”

HBO不斷增加《權力的游戲》的制作成本,從某種角度講,也顯示出了HBO對這部劇能夠帶來足夠回報的信心。

讓我們看看這部劇集取得了哪些成績?

首先,《權力的游戲》自播出后,收看人數節節攀升,目前已成為HBO乃至全世界最熱門、最值得期待的劇集之一。
《權力的游戲》每季收視數據統計

《權力的游戲》每季收視數據統計

據Nielsen數據統計,《權力的游戲》第一季美國當地時間周日晚的首播平均收視人數為222萬,第一季每集平均收視人數(包括重播和點播)為930萬。第二季的每集平均收視人數為1160萬。到了第三季,每集平均收視人數達到了1420萬,這也使得《權力的游戲》成為當時HBO收視第二高的劇集,僅次于當時在北美熱播的《黑道家族》。到了2014年,第四季《權力的游戲》播出時則以平均每集1860萬收視人數的成績打破了《黑道家族》的收視記錄,躍升成為當時HBO最熱門的劇集。

進入第六季,每集平均收視人數已經超過2500萬。INDEPENDENT當時有報道稱,《權力的游戲》第六季成為北美史上收視率最高的電視劇之一。HBO相關數據顯示,第六季有近40%的人是通過HBO數字平臺觀看,比前一季增長了91%。

第七季,北美全部播出平臺的平均每集收視人數已經超過3000萬。據Nielsen數據統計,《權力的游戲》第七季大結局打破了《權力的游戲》的單集收視紀錄,總共吸引了1210萬觀眾觀看。這一數字比第六季大結局時的890萬觀眾增加了36%,而第七季的“非法下載次數”超過了10億次。

北美時間4月14日,《權力的游戲》第八季開播。這樣一部劇集自然也吸引北美媒體的關注。

根據observer相關數字統計,雖然《權力的游戲》第五季到第六季的收視人數下降了不到1%,但在之后的第七季首播時卻迎來了爆發式的增長。第七季時北美首播人數比第六季同期增長27.3%。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的首播日,這一時間距離第七季大結局的播出已經有近20個月時間了,是該系列有史以來播出時間間隔最長的。不過,OBSERVER網站還是對這一季的首播數字持樂觀態度,OBSERVER網站預測第八季首播集時將會有1400萬觀眾收看。

即使《權力的游戲》單集制作成本是這個系列最昂貴的,但是有著這樣的收視人數,必然也會給HBO帶來可觀的收入。

目前雖然沒有很詳盡的公開數據顯示《權力的游戲》給HBO帶來的具體收入情況,但《紐約時報》曾有報道稱,這部劇集每年的收入略高于10億美元。因此推算,自2011年4月首播至今,《權力的游戲》至少已經為HBO帶來80億到100億美元左右的收入。

與不少劇集通過植入商業廣告覆蓋成本、帶來收入不同,《權力的游戲》在劇集制作過程中很少見到商業廣告的身影。

對于《權力的游戲》和HBO的盈利模式,《廣播與有線》編輯喬恩·拉法葉曾分析道,HBO在訂閱頻道和DVD發售方面有著一個非常健康的售后市場,這也成為HBO進軍全球市場的一種方式。“HBO不需要靠廣告賺錢。”

拉法葉稱,HBO和Cinemax在2016年時就擁有3000萬到4000萬用戶,這兩家公司都屬于時代華納旗下。HBO的有線電視用戶每月的付費套餐約為10美元左右。“這就提供給他們(HBO)非常豐厚的收入。”

據了解,在《權力的游戲》熱播的這些年,HBO的流媒體平臺HBO NOW訂閱用戶在2018年時已近700萬。到今年1月,HBO在全球范圍訂閱用戶達到1.42億,超過Netflix的1.39億付費用戶。而根據公開資料顯示,HBO電視臺和流媒體平臺2018年總計獲得66億美元的收入,其中運營收入超過20億美元。

除訂閱用戶外,HBO還通過版權、周邊等一系列的方式對《權力的游戲》的價值進行最大化的開發。比如這次與美國實現同步播出的騰訊視頻,在2014年與HBO達成戰略合作,打包引進包括《權力的游戲》在內的900集美劇,根據公開的、比較保守的平均一集3萬美元的價格估算,也有2700萬美元。

在版權之外,隨著《權力的游戲》熱播,與之相關的周邊、衍生品也是五花八門,其中就包括各類手辦、手機殼、劇中地圖、服飾等等物品。

雖然目前尚沒有確切數字顯示《權力的游戲》給HBO帶來多少具體收入,但細細品味,在HBO這樣的以付費訂閱、版權、DVD發行為主要的“內容經營”模式下,制作出品的劇集就成為維護其用戶黏性,甚至進一步開發內容二級市場的“核心競爭力”。因此,《權力的游戲》對于HBO的意義和收入影響不言而喻。

The Motley Fool也曾有報道稱,《權力的游戲》對HBO帶來的意義是巨大的。雖然HBO在《權力的游戲》之前,憑借《黑道家族》等劇集已經開創了自己的黃金時代,吸引到了很多北美觀眾。但很難想象,如果沒有2011年的《權力的游戲》,HBO如何與之后Netflix出品的《怪奇物語》《紙牌屋》《毒梟》相抗爭,捍衛住自己的地位?

雖然目前從公開數字,我們尚不清楚《權力的游戲》直接給HBO帶來多少“回報”,但卻因為這部劇集,讓HBO在競爭激烈的北美內容市場,始終保持領先地位。因此,《權力的游戲》對于HBO的意義顯然也不僅僅是一個訂閱人數所能涵蓋的。

劇集之外,“權游”IP的經濟效應

這些年,因為《權力的游戲》讓很多美國以外的觀眾和劇迷知道HBO,關注HBO的其他劇集,也讓HBO進一步鞏固住了“業界地位”,而《權力的游戲》所帶來的影響遠不只如此。

首當其沖的就是出演《權力的游戲》的一眾演員。在《權力的游戲》之前,主演基特·哈靈頓、艾米莉亞·克拉克等不少演員都是剛進入演藝圈的新人,他們中的一些人比較“幸運”的曾出演過一些短片、話劇的經歷,更多的還是名不見經傳的演員。而蘇菲·特納、麥茜·威廉姆斯、伊薩克·亨普斯特德-懷特甚至還只是學生。
伊薩克·亨普斯特德-懷特在《權力的游戲》第一季中的劇照

伊薩克·亨普斯特德-懷特在《權力的游戲》第一季中的劇照

而《權力的游戲》徹底改變了他們的職業生涯。除了上文所提到的,單集50萬美元、18萬美元的高額片酬外,《權力的游戲》還累計獲得艾美獎100多次提名,38次獲獎的殊榮。因此,其中不少演員也“榮光加身”。

如彼特·丁拉基獲得2018年艾美獎劇情類最佳男配角、基特·哈靈頓獲得了2013年年輕好萊塢獎年度最佳男演員。此外,《權力的游戲》中的其他不少演員也憑借該劇獲得過好萊塢主要獎項的肯定,其中包括艾美獎、美國演員工會獎、土星獎等獎項的提名。

除了出演該劇的演員收獲滿滿外,影片的拍攝地也因該劇而“意外走紅”。

今年4月12日,《權力的游戲》劇組成員齊聚北愛爾蘭的貝爾法斯特慶祝最后一季的播出。作為該劇的主要拍攝地,貝爾法斯特顯然最適合成為第八季第一集首播和最后一集紅毯秀舉辦場地。
《權力的游戲》主演們

《權力的游戲》主演們

“在拍攝這部劇的過程中,這個小鎮和這個國家給了我們很多。”約翰·布拉德利(飾山姆威爾·塔利)表示,這里當地人他們非常歡迎我們。他們為此付出了很多,他們有九年不能開車上路了,我十分感激他們。

作為主要取景地、拍攝地之一,《權力的游戲》給這個城市和北愛爾蘭帶來了巨額的經濟收入。BBC在2016年就曾報道,《權力的游戲》自2010年開拍以來,該公司已為當地經濟帶來近1.5億英鎊(約合2億美元)的收入。

雖然,《權力的游戲》在全球各地都有拍攝,包括克羅地亞、西班牙、摩洛哥、冰島和馬耳他,其他地區也成了這部劇集的代名詞。但在很多劇迷的心中,似乎只有北愛爾蘭的貝爾法斯特才是這部劇集的故鄉。

INDEPENDENT曾有報道稱,事實上這座城市已經被改造了,隨著這部劇集在全世界帶來的影響力,這座城市也改變了現實世界。對全世界劇迷來說,這個城市已經被重新定義,并按照劇集的形象被重新塑造了。

據了解,為了更好地發揮《權力的游戲》帶來的效果,該城市建立了一個旅游經濟沿海特區,為游客提供了很多戶外風景。這一壯觀的景觀和它著名的風景堤道海岸路線,形成北愛爾蘭最負盛名的“旅游特區”。

“《權力的游戲》吸引了全世界的游客們想要在現實中看到劇中的地標性建筑,這大力推動了旅游業的發展。”為《權力的游戲》提供資金支持的NI Screen公司首席執行官理查德·威廉姆斯說。

北愛爾蘭旅游產品開發總監羅斯瑪麗·麥克休也對《權力的游戲》給當地帶來的影響,尤其是旅游業帶來的影響給予高度過高度的稱贊。“這部奇幻大片已成為全球收視率最高的電視劇之一,它對北愛爾蘭的屏幕旅游產生了‘革命性’影響,也幫助北愛爾蘭在全球競爭中脫穎而出。”

根據公開數字顯示,在2016年約有12萬名游客慕名來到北愛爾蘭,參觀拍攝場景。《權力的游戲》的粉絲們如果專門去北愛爾蘭參觀國王大道或臨冬城等景點,這能每年為北愛爾蘭帶來約3000萬英鎊(約合3900萬美元)的收入。“盡管最后一季將于2019年播出,但我們有信心,我們的旅游之旅以及與《權力的游戲》的聯系將遠不止于此。”

INDEPENDENT還分析稱,北愛爾蘭之所以受到如此大的影響,是因為在僅有14139 平方千米面積北愛爾蘭國土中有一系列令人驚嘆的風景,特別符合中世紀的奇幻景色。在北愛爾蘭旅游僅僅幾個小時,就可越過維斯特洛大陸,經過龍石島,到達黑城堡。觀看到《權力的游戲》中所有的景色。

如今《權力的游戲》即將在今年完結,但這絕不意味著是真正的終點,HBO也不會“放過”這個經過多年經營的成熟IP。如今“正傳”即將完結,不過圍繞《權力的游戲》開發的前傳項目、衍生項目的消息也不時傳出,而隱藏在《權力的游戲》背后的“金錢數字”將隨著時間的推移更加豐富且值得人們細細品味。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本文系作者 壹娛觀察 授權鈦媒體發表,并經鈦媒體編輯,轉載請注明出處、作者和本文鏈接
分享到:

第一時間獲取TMT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鈦媒體」或者「taimeiti」,或用手機掃描左方二維碼,即可獲得鈦媒體每日精華內容推送和最優搜索體驗,并參與編輯活動。

壹娛觀察
壹娛觀察

評論(3

  • 北地之風 北地之風
    回復
    0

    但是,HBO要被改制,改成netflix那類型的了。

    2019-04-16 23:03 via android
  • Mr亮 Mr亮
    回復
    0

    好產品值得付費

    2019-04-16 22:07 via android
  • 摯愛權游,可惜廣電總局。。。。。。。。

    2019-04-16 19:19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確認要刪除該條評論嗎?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361分分彩票官网登录 中国委内瑞拉 时时走势图360 黑龙江时时财神票 多宝时时彩平台 利盛挂机软件下载 九亿平台下载 网络百人牛牛能赢吗 凤凰彩票带计划的app 快速时时开奖 竞彩足球即时比分直播